要花两万元来训练俱乐部的美貌才能进入俱乐部

  毕业生小邓痴迷电竞,学业之余,小邓有两年的时间不是在电竞比赛中,就是奔波在各种比赛的路上。他表示,近几年,毕业后选择深耕电竞行业的想法越发强烈,但囿于父母的反对,认为电竞并不是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工作,小邓无奈选择入职广告公司,从事与电竞无关的文案策划工作。
  临近毕业,高校就业指标出现了变化。近日,教育部发出《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》(下称《通知》),其中配套的就业统计指标中首次加入了“自由职业”,并计入就业率。《通知》拓展了原有“自由职业”的内容,加入了互联网营销工作者、公众号博主与电子竞技工作者。
  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》文件截图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》文件截图尽管早在2019年4月,电子竞技运营和电子竞技员已经被人社部纳入13个新职业信息,但就业统计指标公布后,依然引发热议。一边是网友点赞,认为“拓宽了就业渠道”;一边是眼花缭乱的电竞培训机构无序发展,以及自由职业的前景不明。像小邓一样的大学毕业生究竟是否该选择电竞行业?
  号称中国电竞之都的上海有条灵石路,被称为“宇宙电竞中心”,那里盘踞着国内知名的电竞公司与俱乐部,令电竞从业者心往神驰,刘烁便是其中一位。
  2017年底,刘烁被提拔为公司管理层,此时的他发现,电竞游戏的受众群体越来越广泛。“属于电竞的黄金时代来了,所以我就下定决心辞职跨行。”刘烁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说。
  如今,刘烁已成为电竞赛事从业人员,从业三年。近年来,电竞赛事如火如荼的展开,电竞选手一时间也成了不少年轻人向往的职业,与之伴随而来的是鱼龙混杂的电竞教育培训机构。
  “电竞的发展催生了电竞相关衍生职业,但不同的细分领域所需的知识模块和技能要求完全不一样,从业人员应该要有专业的技能训练,但目前国内电竞教育状况并不乐观。”刘烁无奈表示。
  刘烁说,自己曾花了2万元,报了一家至今仍然号称“电竞教育NO.1”的机构,希望能尽快入门。“他承诺结业后可以进入俱乐部、互联网公司工作,这都让我兴奋不已。然而培训了两个月,我悔得肠子都青了。”
  刘烁向中新经纬记者解释道,自己一开始报的是电竞商务专业,后来与机构合作的定向电竞企业不愿意接收这批学员,培训机构只能自产自用,便临时更改学员的课程方向,就这样刘烁成为电竞讲师方向的一名学员,“只在电竞教育机构培训了两个月,而没有电竞一线的工作经验就能上岗,这样实在误人子弟,就没有往此方向发展。”
 
上一篇:湖北英山高考帐篷长廊:教师14小时搭建中考 下一篇:最后一页